选择首页颜色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陈惠娟:要给妈妈最好的照顾

[新闻来源:] [发布日期:2016-01-05]

  

  

  陈惠娟

  “哎哟,哎哟……”在太仓沙溪镇白云花苑小区陈惠娟家里,房间里传来老人的叫唤声。65岁的陈惠娟马上赶到床边。“喝水?”老人摇摇头。“吃芝麻糊?”老人点点头。陈惠娟立即和好芝麻糊,一汤匙一汤匙地喂她。

  这位老人是陈惠娟的妈妈陈金娥,今年86岁。由于得过脑梗,留下了后遗症,现在只能躺在床上,不会讲话,无论是想吃,还是大小便,一有需求就叫唤。“妈妈一天到晚都躺在床上,睡不着了,就要叫。每时每刻都需要有人陪在她身边。”陈惠娟告诉我们,最痛苦的是妈妈。

  桌上摆着陈金娥的照片。“这是我特地拿老照片到照相馆翻拍的。我妈妈很要强,照顾我们吃了不少苦。”陈惠娟说。2007年,陈金娥患上脑梗,医生告诉她:“你妈妈不行了,你们还是回家准备后事吧。”陈惠娟当即眼泪就掉了下来,恳求医生:“求你们了,尽一切力量救救我妈。”经过全力抢救,母亲的命保住了,只是从此瘫痪在床,生活无法自理。陈惠娟一个人在医院照顾母亲整整两个月。同病房里的人,都被她的孝行感动了。

  “我妈妈就养了姐妹俩,妹妹要上班,我跟妹妹讲,你不要请假,我一个人陪好了。”陈惠娟说。出院回家后,母亲插的胃管拔掉,吃饭成了问题。陈惠娟就买小孩吃的米粉,调得厚一点,一勺一勺地喂。两三天后母亲就好得差不多了。

  “我家用过的爽身粉盒子多得要用担子挑。”陈惠娟说。她坚持每天给母亲擦洗身子,给她擦爽身粉,因此老人虽然卧床近十年,却没有一点褥疮。如今,陈惠娟和老伴吴金发晚上就睡在母亲旁边,夜里最多的时候要起来十几次。“晚上要起来帮她翻身、盖被子。她过一会就要闹,‘啊,啊’地叫,我每天睡眠不足5个小时。”一脸憔悴的陈惠娟说。

  陈惠娟85岁的父亲陈炳生患有腰椎间盘突出,2012年又摔过一跤,行动不便,陈惠娟同时还要照顾父亲。在这个一百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里,住着四代人,只有3个劳动力,生活不算富裕。陈惠娟就用棉布给母亲当尿布,每天多洗几次,节省一些买尿不湿的钱。“洗得手都开裂了。”陈惠娟说。

  近两年,陈惠娟一家从庄西村拆迁到白云花苑小区,她也带着老人一起搬进了新居。集中居住很热闹,老人们喜欢饭后散步聊天,或是跳跳广场舞,可是这些跟陈惠娟都没什么关系。也有人叫她一起去跳广场舞,可陈惠娟跟邻居们跳了没多久,就要往家赶,她的心思全在家里。邻居们也为她的孝心所感动。

  再没有钱,也不能亏待老人。对老人的饮食,陈惠娟丝毫也不马虎,父母喜欢吃小零食,家里面包、点心、水果从来不断。陈惠娟说,母亲已经受了大半辈子苦,自己要在能力范围内,给母亲以最好的照顾。

  “妈妈养育我辛辛苦苦,到老了,做女儿的一定要报答她,再苦再累也要服侍好妈妈。”陈惠娟说。

(苏州太仓市妇联 编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