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首页颜色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杜雨斋:柔弱肩膀撑起整个家

[新闻来源:] [发布日期:2018-02-28]

  吴江区盛泽镇幸福村,一处老旧的平房里,下班回家的杜雨斋继续忙碌着,她是全家唯一上班的人,除了上班挣钱,她还要操持家中大部分的家务。这个家里,上有七八十岁的公公婆婆,下有读高中的儿子和上幼儿园的女儿,中间,则是她身患尿毒症的丈夫,她是家人唯一的依靠。

  这是个很乐观的女人,她一直笑着,但说到难过的地方,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,她抹一把眼泪,继续笑着说。 

  因为丈夫的勇气,她选择留在吴江,她的承诺:“我不会离开他” 

  1994年,21岁的杜雨斋从河北来到吴江,经亲戚介绍进入一家丝织厂打工。在同一个车间,她结识了吴江小伙范国平。“感觉他很老实,人也很好。”而范国平同样对这个开朗大方的姑娘心生好感,两人开始了交往。 

  一开始,范国平的父母并不支持他们交往,希望他能找一个本地媳妇,在此期间,两人也产生过动摇。直到2年后,杜雨斋的家人要求她回老家。“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他,说我们要分开了,而这一次,他表现出了少有的坚决。”杜雨斋说,面对分离,平时不怎么勇敢的范国平站了出来,向父母表明了结婚的决心,并向杜雨斋的家人提亲,终于牵起爱人的手说服了两家人。 

  20年后,往事重提,范国平的母亲石寿子赞口不绝:“我的儿媳妇太好了。”除了孝敬老人,照顾儿女,在丈夫重病期间的不离不弃更是让她和老伴感动。杜雨斋说:“夫妻就要患难与共,这是最起码的责任。既然当年他勇敢地让我留下,我就不会离开他。” 

  由于丈夫的疾病,她决定扛起家庭 她的委屈:“难过的时候一个人哭” 

  范国平是从2007年开始出现病症的。“当时他感冒了,本来要挂4天的吊瓶,他只挂了2天就出来了。那会儿我女儿刚出生,他忙于挣钱养家。”杜雨斋说,随后的一年里,范国平感冒不断,身体也开始出现浮肿,2009年,他被确诊为肾炎。 

  “当时我们也不懂,看他身体不好,我就劝他把工作辞了,我自己多干点活好了。”当时范国平每隔两三个月就要去南京看病,一次得花去六七千元,对于这个农村家庭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销,而杜雨斋硬是靠努力工作弥补了这一经济缺口。 

  但是在家休养并没有让丈夫的病情有多少好转,反而更加恶化了。2012年,范国平被确诊为尿毒症。“当时感觉天都要塌了,但只能接受这个结果。” 

 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,杜雨斋选择了勇敢面对。在范国平最初住院的那段时期,除了难过时候偷偷掉眼泪,她终日陪在他身边,几乎不合眼。然而,对于疾病的恐惧常让范国平情绪失控。一天晚上,因为被杜雨斋说了两句,范国平朝她发了火,还砸碎了手机。委屈的她夺门而出,在大街上边哭边走,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。到了凌晨2点,当她看到了丈夫拖着病躯焦急寻找她的身影时,往事又涌上心头。“他不善言辞,但我知道他不能没有我。”杜雨斋含着眼泪说。 

  为了丈夫的健康,她愿意割肾救夫 她的坚持:“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” 

  自范国平患病以来,除了杜雨斋家里的积蓄,亲友的帮助也给这个贫苦的农村家庭很大的帮助。“谢谢这些好心人,每一笔钱我都记在心上,能还我一定会还的。”杜雨斋说。 

  在妻子和亲友的帮助和鼓励下,目前范国平病情稳定,不过需要每隔两天做一次血液透析,医生告诉他们,治疗他的病,最好的办法还是换肾。因为肾源的稀少和昂贵,杜雨斋便希望将自己的一个肾取出来给丈夫。 

  “这件事开始家里人都反对,他们跟我说,这个手术是有风险的,老公已经病倒了,我不能再倒下,我也有些担心,但是如果条件成熟,我还是会把肾给丈夫的。”杜雨斋说,外面寻找肾源做手术得60万元左右,还不包括后期的药物治疗,这笔费用太大了,他们根本承担不起,也不能总是靠别人救济,而如果自己的肾可以给丈夫用,能够省去一半的费用。她也咨询过医生,因为血型相同,配型具有可行性。 

  杜雨斋说,她还要再等两年,因为她不放心两个孩子。“一直很对不起他们,别的孩子有的,他们很多都没有,一次我指着乡邻们翻建的房子问女儿,想不想住大房子,她说不想,说造房子要很多钱,家里没钱,等她长大了能挣钱了她给爸爸妈妈买房子。听她这么说我就哭了。”杜雨斋说,“两个孩子都很懂事,儿子现在在震泽中学上学,成绩不错,再过两年等他上了大学能够自立了,我就去看看能不能取肾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看着斑驳的墙头贴得满满的儿子的奖状,杜雨斋说道。 

(苏州吴江区妇联 编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