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首页颜色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患难夫妻以“大爱”奏响和谐强音——记张家港市吴永清、陈利芳夫妇

[新闻来源:] [发布日期:2012-03-19]

  患难夫妻以“大爱”奏响和谐强音

  ——记张家港市吴永清、陈利芳夫妇

  “永清乖,吃饭饭了,张嘴,啊——”张家港市凤凰镇金谷村一间老旧的农家小楼里,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躺在病床上,机械地张着嘴巴;一名女子端着一碗粥,扶着墙壁慢慢地走到床边坐下,摸索着从碗里舀了一勺粥,凑到嘴边吹了吹,又在嘴里过一下,然后小心翼翼地喂进男人的嘴里……

  他们是一对夫妻,坐在床边的妻子名叫陈利芳,15年前双目失明;躺在床上的丈夫名叫吴永清,3年前因车祸成为“植物人”。这对特殊的夫妻以“大爱”撑起彼此生活的蓝天,更以行动诠释着“患难与共、相濡以沫”的真正内涵。

  妻子双目失明,是丈夫的爱唤起了她重新生活的信心

  1989年,23岁的陈利芳经过别人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大两岁的木匠吴永清。他们的日子平静而幸福,婚后当年就生了个女儿,还率先在村里建起了楼房。

  天有不测风云。女儿3岁时,陈利芳突然觉得眼前经常似乎有两个黑点在晃动,随后视力越来越差,到了1994年,陈利芳的双眼彻底失明了,被确诊为“视网膜色素变性”并发青光眼,无法医治。“眼前好像永远是一团雾,什么都看不见。”陈利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,一天晚上丈夫熟睡后,她一口气喝了半瓶农药,然后跌跌撞撞地扎进了门外的鱼塘。

  陈利芳被邻居们救了起来。“那天夜里,永清对我说,自己有手艺,再怎么难也不至于没饭吃,我们总能过下去的。他拉着我的手摸他的脸,他的脸上都是泪水,听他说出这些话,我心里就静了下来,不想寻死了。”

  “从那时起,永清就成了我的‘眼睛’,”陈利芳说。每天吴永清都早早起床烧好早饭,伺候妻子吃完并提前准备好午饭,然后再出门做工;傍晚,他回家后又赶忙烧晚饭,全家人吃好晚饭后洗锅刷碗,给妻子端来洗脚水……

  吴永清经常带妻子去村口小店里坐坐,和乡邻们说话解闷;不出去干活的时候,吴永清还带陈利芳去菜市场,买菜时他先要让妻子摸一摸,“利芳,这个是黄瓜”,“我们今天要买点肉,你说买多少?”时间一长,摊主看到他们过来,总是先把菜递到陈利芳手中,让她摸一摸。

  几个月后,陈利芳渐渐地适应了,她学会了扶着墙壁走路,学会了淘米洗菜,学会烧饭冲开水。“家里的碗不知被我摔碎了多少,但永清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,总是说‘碎碎平安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’;我冲开水烫伤了手,永清说‘以后要当心啊,烫着了要马上涂牙膏’;我心情不好时冲他发脾气,他也总是一声不响……”陈利芳说,丈夫不怎么爱说话,也不怎么会说话,但从他那些看似平常的话语中,体会到了他打心眼里对自己好。

  男人倒下了,盲女撑起一个家

  2005年6月1日,女儿吴洁去参加中考,吴永清一大早就去塘桥卫生院搞装修。晌午时分,陈利芳正在家里烧午饭,装修工头火急火燎地砸开了大门,支支吾吾地说吴永清“摔了一跤”——其实,吴永清刚出家门就被汽车撞倒了。

  吴永清在重症监护室里整整躺了40天,陈利芳就在监护室外面守了40天,晚上就在医院走廊里椅子上蜷一宿。2006年1月,陈利芳把丈夫接回家,此时他依然处于昏迷状态,医生说,他很可能熬不过半年。这个仅有初中文化的盲女,学会了鼻饲喂养术,还学会了推拿按摩——她让医生在自己身上做示范,记住了推拿的部位、手法和力道,“脚板底特别要按摩,医生说那里通心脏的。”

  这个家庭彻底丧失了经济来源,女儿考上了大学,还要继续求学,全家靠每个月的农村低保费生活。日常吃的蔬菜,是吴永清的大哥送来的,米是陈利芳的父亲定期送来的,老人家偶尔也会带些荤菜来,但陈利芳自己从来不舍得吃。

  自从丈夫出事后,陈利芳就成为家庭的顶梁柱,她每天的生活日程安排得满满的:早上7点半,她听见隔壁邻居家的孩子出门上学,准点起床;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帮丈夫翻身,敲背捶腰,活动手脚,然后烧早饭;早饭烧好后喂给丈夫吃,白粥、糖粥、蒸蛋,她尽可能地变换早饭的花样;9点左右,丈夫吃好了,她才自己吃早饭;接下来淘米洗菜,烧午饭;11点半左右,再次帮丈夫翻身,敲背捶腰,活动手脚,然后给丈夫喂饭;下午两点自己吃完午饭后烧开水给丈夫擦身子,然后再给丈夫敲背捶腰,活动手脚,把防治癫痫的药喂给丈夫吃;接下来准备晚饭,给丈夫敲背捶腰,然后喂饭、喂药,给丈夫擦牙齿漱口,安顿他睡觉;晚上9点半“听”完电视新闻后,给丈夫敲背捶腰,活动手脚,更换尿袋,这一切做完后自己睡觉。每天夜里,她至少要起来3次给丈夫敲背捶腰,活动手脚。

  这种闹钟般“精准”的生活,陈利芳已经重复了1100多个昼夜。在她的精心照料下,吴永清没有像其他长年卧床的病人那样患上褥疮,浑身上下非常整洁。

  如今,她已经听懂了丈夫的各种声音——轻声哼哼表示要小便;轻声哼哼并且头部在枕头上摩擦,表示身上不舒服了,要敲背捶腰了;哼的声音比较重,并且膝盖在床栏杆上碰撞,代表要大便了,有时候大便干结了,她就用手去抠……

  “我活着一天,永清就能活一天”

  “我瞎掉的时候,永清对我说‘我们总能过下去的’。”如今,这句话成为陈利芳陪伴丈夫过下去的动力——“永清在,这个家还是完整的。”她像当初照顾刚出生的女儿那样照顾着丈夫。喂饭时,她总是在丈夫耳边轻声地说:“永清乖,吃饭饭了,张大嘴……”每一勺饭,总是先在自己嘴里过一下再给丈夫吃,“一来因为我看不见,不知道勺子里有没有饭,二来怕烫着永清”;丈夫吃的药,她是装在奶瓶里喂的……

  “有一次,我摸到永清的胸口在动,但听不到声音,我当时吓坏了,赶紧喊小叔子来看看,”小叔子告诉她,“植物人”会笑了!“当时我可开心了,就像当初看见女儿第一次会笑一样。”现在,陈利芳还时不时地摸摸丈夫的脸,逗他笑,丈夫笑了,她也笑了。

  每天守在丈夫身边的时候,陈利芳总是对他说话,说村里的事,说女儿的事,有时也会说“永清,你快点好起来啊,等你带我去看病呢”——除了双目失明,陈利芳还有痛风的毛病,腿关节红肿酸痛。“我知道他听不懂,但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他会听懂的。只要我活一天,永清就能活一天。”

  在母亲的感染下,女儿也懂得了自强自立,每次放假回家,总是帮着妈妈干家务,照顾爸爸。而一家人共同的努力,也使这个看似被打上“不和谐”烙印的家庭,奏响了和谐的强音,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,更使这个家庭融入了和谐社会大家庭。

   

  

(市妇联 编辑)